寒梦

非常不正经的年更文手(大概是个文手……吧)


bgblgl基本都可以吃


@夜暮 这是我家大姑娘,我爱她啊!!


文笔渣,真的真的慎重关注

猫和他

扁鹊一直养着一只猫咪。


不是很名贵的品种,就是普通的家猫,胜在毛色好看,通体雪白无一根杂毛。被扁鹊养的胖嘟嘟的,要两只手才抱的动。


可惜是个小傲娇,除了扁鹊,对谁都是一张傲娇脸。



李白是个坚定的猫党。


人生理想就是要有一只猫,还要有一个媳妇。


没想到最后媳妇是有了,可惜是个男生,不过这也没关系,李白牵着扁鹊的手美滋滋的想,那就只差一只猫了。



李白刚打算跟扁鹊商量买猫的事,扁鹊就抱着一只猫走了过来,脸上罕见的带着点犹豫。


他看着李白开口说道:“这是我家的猫,名字叫key,你觉得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李白就狂点头,表示自己对扁鹊的猫没有任何意见。



李白自从见到key之后,就致力于融化小key的傲娇脸这一事业。

逗猫棒买了一大把,天天逗着key玩,可惜key总是表现得十分高冷,丝毫不打算屈于李白的淫威。


李白也不介意,依旧逗得不亦乐乎。


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。


等到key终于肯让李白抱的时候,李白笑的一脸灿烂,坐在沙发上抱着猫,扁鹊在旁边坐着,脸上有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
他想,这样的生活,还不错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猫的名字是我随便取的,请不要介意

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



【白鹊】夏与蝉与风铃

扁鹊书房窗子那儿挂着一个风铃。


小小的,浅蓝色,风一吹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,与楼下树上的蝉的此起彼伏的吟唱构成一首交响曲。


风铃是李白要求买的,原因是他看着窗子觉得空空荡荡的,不舒服。


于是他就死缠了扁鹊一个下午的时间,搞得扁鹊烦不胜烦,最后只好带着李白跑去礼品店。


李白左挑挑右拣拣,却怎么也选不好。


他转过头问站在身旁的扁鹊,问他觉得哪一个比较好。


扁鹊看着各种饰品,实在感到眼花缭乱。


他沉默了一会儿,随手从身旁拿起一样,对李白道,就它吧。


李白点点头,拿着东西便去付了账。


风铃是李白挂上的。


扁鹊原想自力更生,谁知先天条件不给力,他努力踮起脚尖却依旧够不到窗沿,还差点给掉下楼去,幸好被一旁的李白给拉住,这才避免了一个惨案的发生。


李白赶忙将扁鹊给抱下来,憋着笑站上椅子,轻轻松松将风铃给挂了上去,顺带打了个漂亮的结。


扁鹊习惯在书房里看书,一看便是一个下午,这时李白便会想尽办法拖他出去。扁鹊却只顾眼前的医书,虽然最后总是扁鹊先妥协。


可夏天时,就连李白都不想出去的时候,两人便会安安静静在书房待上好几个小时。


扁鹊依旧看书,李白看扁鹊看的这么津津有味,也想拿上一本给观摩观摩,起码磨个几个小时。


可那些枯燥的医学术语李白实在看不进去,看个没几分钟,便躺在沙发上睡个昏天暗地。


扁鹊抬起眼,好笑的看着沙发上的李白,轻轻走过去,将那本书从李白手中抽出来,重新放回到书柜上。再坐回去,继续钻研医术。


风铃的响声传进书房,驱散了几分夏日的燥热,满室静谧。

去花鸟市场拍的,看到那粉嫩没有其他颜色的满天星了吗,没错,那就是同一枝。拍照技术渣,求别喷别嫌弃

[白鹊]不老魔女和他收养的孩子(上)


魔女梗
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
新人交党费
求不喷_| ̄|○
有些地方可能逻辑不通,求谅解QAQ
分段无力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暖阳吝啬的撒下,映照在浓密的枝叶上,微风灵巧的穿过交错的树梢,卷起一人衣裳的尾摆,翻出细密的波浪。那人冷冷开口,肉粉的薄唇一张一合:“你挡着我的路了,小鬼。”声音虽冷,细听却含着一丝无奈。
“对、对不起”回答的孩子声音怯懦,似乎连开口都用了很大的勇气,可脏兮兮的身子却一动也不动,好似扎根了一样。
扁鹊在心里深深的叹了口气,天知道他和这个小孩僵持多久了,身为一个魔女(男?)竟然连一个小孩也搞不定!庄周知道后肯定又要用这事笑他很久了。扁鹊烦躁的揉了揉紧皱的眉心,正打算转身离开这片森林到别处去。
那该死的小鬼竟然一下子奔了过来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服,还抬起了头!那双蔚蓝的眼睛大概是这小鬼身上唯一出彩的地方了,和他曾见过的那一片汪洋出奇的相似。一样的……令人沉迷。
等扁鹊回过神来,竟然发现自己将那个小鬼给带回了家中!oh shit!历来文明的秦魔女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爆了粗口,虽然这个别人不一定注意到了。但又有什么办法呢?人都带回家了,也只能养着了。将人随意清洗了一下又换上一件合适的衣服。
我收回前言,这小鬼除了这双眼睛还是有些地方可以看的。比如,头发。
扁鹊面上不显,将自己下厨费了大力气做的几样小菜放到桌上,看那个小鬼吃的满桌都是。乘着小孩咀嚼的当,扁鹊开口问:“小鬼,你叫什么名字?”小孩含含糊糊的张嘴说了几句,虽然有些费力,但扁鹊好歹听清了那句话,那小孩分明说的是“李白”。